「老大很欣賞你這個畫家她出資的方式一向令人不解但這是她第一次將身上的項鍊取下來作為賞金。十字架對她而言是一切救贖的開始。你,就是她的救贖!」學沇端詳著手上的十字架那無疑是他所見過最閃爍的光輝因為這是當年澤運所設計的情侶對鍊!學沇深吸了一口氣2條對鍊是他們彼此的承諾之物。其實自己的這條項鍊能夠感知澤運的生命狀態。「這是澤運你不顧一切危險也要送到我手中的聖物嗎?」
 
      仰望天花板長嘆一口氣:「你還是依然風趣在我最不知所措之時告訴我:自己活得很好可是這又何必呢?這我都知道呀。」不知何時那名侍者早已不知去向。不勝希噓著自己駐留在原地所有一切未曾改變除了你的離開。肩膀微微地顫動著自己的世界原來一成不變。在你離開之後為你保留了原狀深怕當你回來之時無法接受改變。
 
      起身前往工作室今天也要一如往常的將新的手機殼草圖交給那間剛成立的小型公司最近設計的是天使系列胸口隱隱作痛。天使正是澤運對他親暱的稱呼。令人費解的是澤運與夢夜都說他是他們的救贖。雖說不曾懷疑過自己的才能但自己是否能作為他人依靠的對象這點他完全沒有自信。映入眼簾的是自己成立的工作室裡面的傢俱一件件都是澤運指定的設計師完成的草稿由澤運親手打造的。踏入大廳之中吊燈的炫麗令他想起澤運曾為自己所上的彩妝以及「她」的存在。下一刻他感到一陣暈眩昏倒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
 
      「你為什麽要離開是我做錯了什麽嗎?」眼淚緩緩地流下臉龐眼線的玄端渲染了那一滴滴明淨的淚珠。看著鏡中的自己身穿一襲白色禮服剪裁簡潔精致閃爍著既華麗又典雅的氣息頭上戴著鑲嵌著鑽石的皇冠頸上的十字架項鍊使人更加耀眼Dancing Queen 名副其實令人歎為觀止。這是澤運離開自己的那個夜晚在參加一個設計師所舉辦的晚宴之後他無聲無息地淡出了自己的世界。
 
      慢慢地睜開雙眼自己身處工作室的白色沙發上設計夥伴在一旁的書桌上睡著了。將窗簾撥開清秀的臉龐一頭黑色的長直髮柔順地披散在背上。有種苦澀的感覺梗喉嚨裡非但是再度憶起痛苦也是因為夢裡的容顏和「她」一模一樣。換而言之「她」確實活著願意因為澤運而活著。「她」一直都在在心底深處那段被壓抑的情感。
 
      想起了那副莊容從眉毛開始的蜿蜒,蔓延到一旁的瀏海,那尾線勾得動人彷彿將攀附一切。眉筆是澤運隨身攜帶的物品之一他時常說那是能將女人的靈魂勾勒出來的藝術品。但他卻遺留在鏡子前的檜木桌上。每當澤運幫自己上妝時他總是面帶笑容地說著「這是第幾次喚醒學沇沉睡已久的靈魂?我想唯有這支眉筆能描摹妳的魅惑但願妳永遠記得妳曾經嫵媚了幾次。29是我們約定的數字在29以後誰也說不定未來的命運……」
 
     「吶原來這就是事情的真實吧。因為你的離開讓我再也無法承受一個人的孤獨。我不想相信你離我而去的事實因此將一切隱藏連自己也遺忘了這些編織的謊言。」內心憶起了全部的真相卻有些麻痹的習慣這一切。「其實只不過是回到沒有你的世界我會活得好好的不讓你擔心。」才這樣心想卻開始咳了起來無法停止直到血絲被夾帶在痰裡。另外一名設計師在聽到咳嗽聲之後趕緊拿藥給他。「怎麽會把自己的身體弄成這樣你該不會又喝酒了吧?算了你這星期就不要工作了待在這裏吧你的家只會讓你更難受況且也沒有人能照顧你。」他語帶生氣的說著。「但這星期三要把天使系列畫完,雖然我都已經將草稿完成了,但不能給他們那樣的半成品。你要幫我將不是很理想的部分修改嗎?」學沇有些擔心地說著。「這根本不是什麽大事吧我們都合作了這麽久你的繪畫習慣和審美觀我很清楚。而你之前交給我的設計圖只有一張是我怎樣也無法猜測出你的想法因此我並沒有畫完。我和其他人都討論過了如果你也同意的話我們希望能把它當作我們的設計理念你可以接受嗎?」
 
      也難怪無法理解這是澤運離開自己之後第一次以自己真實的感情投入創作之中。沒想到竟是自己最完美的一幅畫原本想自己留著的但這間工作室屬於澤運的因此他並沒有多想些什麽就答應了。「但我星期五有個私人委託一定要由我去完成。你就不要阻止我了無論你說什麽我一定會去赴約的。」被這麽一說的夥伴其實有些驚訝:因為平時的N只對於自己有興趣的議題才能完全發揮出自己的才能但也沒如此堅持要親自設計完成。知道N決心之後的夥伴同意絕不會干涉那件事但如果需要幫忙的話隨時可以來找自己討論。
 
      留下獨自一人的學淵學沇不禁再度沉浸在悲傷之中。耳邊響起〈緋櫻〉視線逐漸糢糊「放了就不痛」那麼無法放手的只能繼續悲傷?「總以為自己遺忘了那一段放肆飛揚的旋律還是不斷的夢見了那場雨落下在思念交錯之中」那一夜下著大雨彷彿不曾停過地一直在自己心裡落下。往昔深愛著下雨天現在對自己而言只不過是一種諷刺。而〈緋櫻〉唱著自己的心聲「除了寂寞拿什麼填空」這1年多以來始終環繞自己的正是寂寞以及孤單。想著想著自己也受不了那樣悲傷的氛圍決定開始思索照片上的男人。照片有種使人毛骨悚然的感覺但那男人的眼神卻流露著一股無以名狀的愁緒令學沇悲從中來。
 
      照片中的男子有些熟悉的勾起了學沇的回憶但當他要想得更深入時卻頭痛了起來只好放棄思考,專心在男子的臉部特徵。月如勾的眉毛彷彿能將人的靈魂吸附一般蠢蠢欲動著。這柳眉理應在標緻的少女臉龐出現此刻卻是在讓人聯想到精靈的臉上。
 
      原本就掛於頸上的項鏈此時不安分地發出藍光與澤運離開的那一夜一樣。猶記得藍光代表著另一人正回憶著擁有彼此的那段幸福時光學沇深吸了一口氣難以置信地望著十字架。這是項鍊在澤運離開後第一次發出那寶藍色的光芒自己早已數不清這是第幾天那盼望藍光的日子。就像漫暖的冬陽一樣融化自己內心的一座座冰山將緊弛的心弦逐漸鬆弛……雀躍地踏出大門擡頭望向那蔚藍的天空「你是否也和我一樣此時此刻做著相同的動作?」學淵低語著。其實內心想告訴他的話早已不知從何不說起內心的感動更是溢於言表,雖然那淚水不聽話地流著笑容有如綻放的向日葵一樣燦爛。
 
TBC

文章標籤

VIXX cp文 雲淵 Reo RaN

全站熱搜

夢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