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遲沒有聽到對方的回應,緊握的雙手也逐漸鬆開,元植低頭一看,嘴角微微勾起,「吶,睡著了呀……」元植低聲訴說著。看著學沇好看的睡顏,那圓圓的杏眼下的淚痕,讓元植的心理有了種苦澀的感覺,好似咖啡般的深不見底……「原來這就是改變鄭澤運的人,難怪他會這麼愛你……」雙眼沒有焦距地直視著一旁有些斑駁的牆壁,無法抽離哀傷情緒的元植,絲毫沒有注意到懷中人兒微微睜開雙眼,眼睛開了一個小縫。將學沇以公主抱的姿勢一把抱起,元植有些心不在焉地朝著剛才停靠在路旁的轎車走去。


      
將學沇平穩地放在副駕駛座上,在元植繞到駕駛座的短暫時間內,元植並沒有發現此時的學沇是清醒的,學沇囁嚅著:「為什麼他會知道我和澤運的關係?該不會他知道我們的一切吧?」在元植側身坐進駕駛座時,學沇快速地闔起雙眼。一個人開車時總會聽古典音樂的習慣,讓金元植不經意地放著大提琴的樂曲,又怕吵醒身旁睡著的人兒,把音量調小。淒厲的樂音在學沇耳裡聽來,和Ravi這個人給人的感覺一樣,有著無以名狀的傷悲。學沇一個轉身,想藉此假裝不經意地醒來。睜開雙眼,看到的是元植專注開車時的,但又因為聆聽著古典樂而溫柔的模樣。感受到有股炙熱的目光直視著自己,元植開口說道:「抱歉,是音樂把你吵醒了吧?」學沇搖搖頭並表示:「沒事,不要跟我說抱歉,我不喜歡人家跟我道歉。但,你現在是想帶我去哪?」「總不能我們遇見的第一天就待在那令人窒息的工作室吧?」元植的語氣很溫柔,那淺淺的笑靨讓學沇看得出神。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臉上還有淡淡的紅暈,學沇趕緊把頭轉向另一邊,不耐煩、著急地問:「所以我們到底要去哪裡啦?」「如果我說是午·餐·約·會呢?」此時的學沇的心裡吶喊著:什、甚麼!為什麼你能如此不動聲色,說出這種回答!腦子打結的學沇只覺得身旁的這個男人真的很大膽,但也是自己在他面前的崩潰和示弱造成的吧。

 

       看著窗外風景有如跑馬燈一般,快速地從眼前閃過,絲毫沒有停下的跡象,學沇雖然對於他們所要前往的目的地感到好奇,卻始終沒有開口問,不僅是因為尷尬,也是因為不想自己的期待破滅。映入眼簾的終於不再是一幅幅看不清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一棟巴洛克時期的別墅。「我們是要先做其他事嗎?」學沇有些疑惑地開口問道,Ravi卻將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自己別說話,跟著他就對了。自從澤運離開後,學沇就不再出遠門,總是覺得澤運隨時會回來,也因為要懲罰讓澤運離開的自己。生活長期只在家和工作室之間來回,Dancing Queen的體力不復存在。察覺學沇始終沈默地落後自己一兩步,元植原本認為學沇只是不想太靠近自己,轉頭一看,卻發現學沇的臉色有些發白,汗水也從臉上滑到脖子上,學淵並不是想跟他保持距離,而是很吃力地想跟上眼前步伐太過快速的自己。元植轉身朝著學沇走去,「N,你還好嗎?抱歉,是我走太快了吧,在國外時因為總是獨來獨往,想早點回家的念頭讓我不知不覺間走路的速度也快上了許多。」元植蹲下,示意學沇上來讓自己背著。只見學沇的臉上閃過一絲詫異,接著是百般的嫌棄,「不要」,短暫的2個字回絕。學淵只是一股腦的往前走。元植有些氣憤,臉色都已經這麼難看了,脾氣還這麼硬,覺得澤運怎麼把一個這麼難搞的人兒丟給自己照顧。元植從地上起身,邁開原本就稍快的腳步,沒多久就跟上滿頭大汗的學沇。一個不注意,元植就牽上了學沇那冰冷的手,從掌心傳來的溫度,讓學沇有種被偷襲的感覺。原本想大力甩開那太過溫暖的大手,卻在一句「既然你不讓我背,那我只好牽著你,這樣才能緊緊地抓著你,澤運回來時就能找到你了。」作罷。只有和澤運相關的一切,是自己怎樣也無法拒絕的。刻意放慢的腳步和溫熱的手,讓學沇漸漸恢復了元氣。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夢泫 的頭像
夢泫

Remember Promise Land

夢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