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溫暖的陽光摩挲著自己,使學沇回憶起他們之間的溫存,久久無法自己。「碰」的一聲巨響將學沇拉回了現實,聲音是從身後的這作工作室傳出,趕緊回去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走到工作室一樓的最深處,那是Ravi的專屬工作室,角落有一檯鋼琴。雖然和他身為同一個大型工作室的設計師,但因為和他不太熟識,所以一次也沒進去過。聽澤運說那檯鋼琴似乎是特製的,因為他的手勁比常人大上許多,因此琴鍵並非那麼輕易就能按下去。雖然不熟,但聽過一次從那間工作室傳出來的琴聲,演奏結束後,從裡頭走出來的他,是少數他們碰面的其中一次。將一樓其他地方都仔細地檢查了一遍之後,發現沒有任何異狀,於是決定進去那間工作室。敲了門,並沒有人回應。轉動門把,原本以為會上鎖的學淵,有些驚訝。踏進了工作室,眼前盡是大大小小的畫布,有些是半成品,有一部分是完成品。風格迥異的兩人難怪會毫無交集。看著布上一層灰塵的鋼琴,那擺放在角落的鋼琴始終缺了兩個琴鍵。想敲琴鍵使其發出樂音,卻怎樣也無法按下。剛才的巨響到底是如何發出的,學淵毫無頭緒。
 
      「許久沒回來這裡了呢,自從你離開以後,我就沒有理由繼續待下去了……」望著眼前金碧熒煌的大門,元植感嘆著。不曉得該怎麼面對澤運時常和他提到的那個人,車學淵,不僅是因為沒有相處過,也是因為澤運在離開前,交代他好幾次千萬別告訴學淵自己離開的原因。轉動門把,元植朝著自己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的工作室走去,有些訝異地燈亮著,「是你回來了嗎……」元植腦中閃過這個念頭,但隨即打消,因為澤運總是堅持不在白天開燈。那麼又會是誰?皺了一下眉頭,他可不想讓其他人碰觸那些因為澤運的離開而遲遲無法完成的畫作。原本有些猶疑的腳步,變得快疾,但卻沒有一點聲響地進入了工作室。
 
      太過專注於眼前這座高雅的鋼琴,學沇並沒有發現有人進來了,想轉身離開探尋巨響的來源,卻看見Ravi站在門邊,表情很是複雜地看著他。「啊,Ravi抱歉了,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進來了。自從Leo離開以後,你的氣息似乎也跟著消失了,我還在想你們2個是不是一起去旅行了?」雖然學沇露出一如往常的燦爛笑容,看在元植眼裡,卻只能讀出諷刺的訊息。「這是我們第一次單獨談話吧,N。沒想到讓你誤會了,倘若你沒說,我根本不會知道Leo離開了。至於我消失的這1年多,我是出國進修音樂。這座鋼琴是我以前創作時的鋼琴,所以今天一回國就想過來看看它。」學沇不解為何Ravi的眼神總是流露出一股淡淡的悲傷,卻不會讓人感到壓迫,反而有一種堅強的感覺。沈默在兩人之間尷尬地蔓延著,元植決定先打破這令人窒息的寂靜。只見Ravi的指尖輕輕覆上琴面,典雅的樂音頃瀉而出。看著Ravi的背影,沒有想像中那樣激動豪邁的顫動,此刻Ravi的背影是多麼地令人感到安全。細細聆聽著在Ravi手中跳躍的音符,學沇的眼眶蒙上了一層溼氣,這是他在澤運離開後第一次感到如此平靜。
 
     《Chopin Valse Op.post》結束後,元植默默地看著鋼琴,開口問學沇為何私自進來他的工作室,卻遲遲沒有得到回應,轉頭想看看學沇的表情,映入眼簾的卻是學沇蹲在地上已泣不成聲。元植雖然有點不知所措,但澤運在離開前,曾經告訴元植,希望有人能夠照顧學沇,而那請託的對象不能是別人,就是自己。只放心學沇和元植不會產生情愫,而讓澤運選擇元植的原因是元植有始終能給人溫暖和安全感。在自己和學沇冷戰、吵架時,自己總是到元植這裡索取溫暖。其實元植自己也知道:自己不過是車學沇的替代品,一旦學沇恢復成平常的樣子,澤運就不會在這裡久留。但愛情總是盲目的,明知道自己永遠不會在澤運心裡佔有一個位置,卻始終當個愛情傻瓜,只因為不希望看到澤運那麼難受的樣子。想起澤運的請託,元植朝著學沇蹲下,伸出漫暖的雙手擁抱學沇,「想哭的話,就大聲哭出來吧雖然我不曉得你發生什麼事了但你應該忍耐很久了吧。沒關係一切都會過去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伴你的……」Again他又選擇成為另一個人的替代品只是因為承諾和愧疚(因為年不曾回來過)。原本以為學沇會「嘩」的一聲哭出來但學沇只是緊抓著元植胸前的衣服小聲的說著「真的嗎?在澤運回來之前你都會一直待在我身邊嗎?不會再讓我一個人孤伶伶的待在這裡吧?」元植沈默沒有回應想著「果然只有在澤運回來之前」「如果這是你所希望的那我絕對會這麼做的……」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夢泫 的頭像
夢泫

Remember Promise Land

夢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